食品中检出塑化剂!塑化剂到底有多毒?

2018.09.18

2011 年5 月,台湾“卫生署食品药物管理局”一名质检员从食品中检验出了塑化剂,揭开了食品非法添加塑化剂的大案。

 

该事件发生后,大陆地区的相关部门也非常重视,卫生部组织各地省级疾控中心对食品中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开展应急监测,并将扩大范围收集数据进行风险评估。而我们普通百姓,最关心的还是塑化剂DEHP 究竟有多大毒性,对我们的健康究竟有哪些潜在危害。


相信大家已经对DEHP 这个缩写不陌生了,它的学名是邻苯二甲酸二(2- 乙基己基)酯,又称邻苯二甲酸二辛酯、酞酸二辛酯,化学式为C6H4(CO2C8H17)2,为邻苯二甲酸与2- 乙基己醇生成的酯类化合物。


动物实验发现,DEHP 的急性毒性并不大,给大鼠腹腔注射2~7g DEHP 才会致死,这个量大约与每天炒菜的盐量相当,是一个比较大的剂量。也正是因为小剂量DEHP 很难引起急性毒性效应,台湾的黑心生产商才敢于用它来代替棕榈油,掺杂在食品添加剂中。


但DEHP 还存在很多潜在的慢性毒性。在已发表的关于DEHP 的毒性研究论文中,研究人员通过动物实验(主要是啮齿动物)、体外细胞实验或回顾人体暴露水平的调查方法,证明DEHP 有类雌激素效应、肝毒性、肾毒性、可能引起细胞代谢紊乱、可能造成心血管系统障碍、可能致癌。

所以,根据这些实验结果,多年摄入非法添加剂的岛内民众才会怀疑,以往被归咎于现代生活的一些多发病会不会也和DEHP 有关:比如心脏病、癌症、不孕症、畸胎、男童女性化、女童性早熟……


微信图片_20180918142210.jpg


DEHP 真的如此可怕吗?我们先来回顾一个上世纪末的事件。


1999 年,比利时养鸡业先后出现母鸡产蛋率低,肉鸡染病的现象,经调查发现是地处荷兰的饲料供货商误将含二英的脂肪添加在了鸡饲料中,使得饲料中二英含量超标200 倍。二英极易蓄积在脂肪组织中,经污染饲料喂养的鸡肉中二英含量更超标1000 倍以上,而这些鸡肉已被销往德国、法国、荷兰等多个国家,被端上了很多欧洲人的餐桌。

 

二英是毒性极强的持久性污染物,其急性毒性在氰化钾的千倍以上,而极低量的慢性暴露也有明显的致癌性和类激素效应,并且一旦进入人体就很难排泄出去。


这次事件在欧洲引起了极大恐慌,比利时农业部长与卫生部长双双引咎辞职,全国的蛋禽及其加工制品统一销毁,全境屠宰场暂停工作。4 个月间,全球各国封杀了所有比利时出口的肉禽蛋奶制品。


最终,这次事件以比利时时任中左政府集体辞职收场。


但当这次污染事故引发的民众恐慌逐渐平息之后,有科研人员根据当时饲料中二英的含量以及它在生物体内的蓄积能力,估算出如果持续摄入当时的有毒禽蛋制品,会对人产生怎样的危害。结论是:如果一个人想要通过吃被二英污染的鸡肉而诱发癌症,他需要每天吃半只鸡,不间断地吃50 年。

 

比利时二英事件与此次塑化剂事件有几个不同点:第一,比利时事件是误添加,而台湾起云剂中的DEHP 是有意为之;第二,二英是剧毒物质,具有明显的致癌和类激素效应,且很容易在人体内蓄积,而DEHP 是低毒物质,有类激素效应,可能有潜在致癌效应,进入人体后较容易排出体外;第三,饲料中的二英含量尽管超标200 倍,因为二英标准限值极低,其中的二英含量仍是极低,而起云剂中DEHP 的含量最高可达起云剂质量的50%左右,添加到食品中以后也不可小觑。


所以,不能简单地说这次塑化剂事件比之12 年前的二英事件孰轻孰重,事实上,任何一个非法添加物引发公共危害的事件发生后,都应该通过计算人群的摄入剂量和污染物的毒性水平来具体评估毒性风险,而非简单地评论添加的东西是否有毒。


关于DEHP的动物实验


以目前媒体公布的资料中,DEHP 浓度最大的“动力运动饮品柠檬味”为例,与怀疑DEHP 致癌、致畸的论文中的剂量做个对比。

 

该饮料检测出的DEHP 浓度是34.1ppm,就是34.1 mg/kg。而对孕期母鼠摄入DEHP 后生产出的小鼠的生殖发育毒性的相关研究中,仔鼠出现了明显的精子数降低、精子活性下降,但母鼠吃的饲料中DEHP 的剂量是125~1000 mg/kg,远高于台湾民众的摄入剂量。并且,小鼠是以添加了DEHP 的饲料为唯一食物的,而人并非如此。


同样,在对心血管系统的研究中发现,通过饮用水给小鼠投加DEHP 时,心脏、肝脏、肾脏的脏器系数出现变化的DEHP的浓度是500~2000 mg/kg。对小鼠染色体产生伤害的剂量则是1000~2000 mg/kg,而且,这种对染色体的伤害未必会最终发展成肿瘤。

 

此外,啮齿动物与人类代谢DEHP 的路径略有差异,成年人比小鼠更容易将通过食物摄入的DEHP 排出体外,因此,喝下一瓶这样的饮料,在短时间之内也不一定会出现上面论文中提到的那些有害影响。


事实上,毒理学实验用于人体风险评估时一直存在这个难点——如何将动物实验的数据结果转换成适合人类的数值。由于不能进行大规模的人体实验,所以只有回顾性的人群调查是一种更可靠的结果。但这种调查实施起来难度很大,因此比之动物实验,相关的文献较少。


孕妇和儿童应远离DEHP


对DEHP 的研究中,需要特别引起我们重视的,是这样一篇针对孕期母亲体内DEHP 浓度和产后婴儿体征的调查。调查发现,如果这位母亲生的是男婴,母体中DEHP 的浓度数值和婴儿的阴茎粗细、肛殖距(这两项指标一般被用于评价男性化体征。)之间有负相关关系。就是说,孕期母体中DEHP 及其代谢产物较高的人,她所生男婴的阴茎可能会细一点,肛门和生殖器之间的间距可能会短一些。


但研究者认为,具体到某个人,这些数值并不具有重要意义,而且,这种相关性,未必代表具有因果性。


这个结果主要是提示大家,孕妇摄入DEHP 是有风险的,需要注意避免接触。另外,考虑到在儿童体内DEHP 的代谢不如成人迅速,可以说DEHP 对儿童具有一定威胁。除此以外,并没有太多证据证明成年人接触低剂量DEHP 会有心血管损害、肝肾毒性以及肿瘤方面的风险。


对于塑化剂事件,我们需要呼吁政府惩治黑心生产商的不义行为、加强食品加工的监管,也需要耐心等待相关部门做出回顾研究,评估民众的摄入剂量,而不是一味感到恐慌,做出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猜测。

(来源:今日头条)